腾讯捕鱼王技巧

《祭侄文稿》解讀與賞析(上)

2019-03-18 16:56
來源:江陰日報 作者:曹 鵬字號T|T轉發打印

顏真卿像

“顏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筆”展覽現場


南京顏魯公祠外景























2019年1月16日-2月24日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舉辦“顏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筆”顏真卿特展,這也是近些年世界范圍最高規格的顏真卿大展,臺北故宮博物院所藏顏真卿《祭侄文稿》原跡也不同尋常地出借,一時間引發輿論海嘯。《祭侄文稿》由原本只有學習研究書法的人才知道的書法名帖一躍而成為熱點社會話題,藝術經典成了網紅,引起很多書法愛好者對它進行深入了解的興趣。

顏真卿行草書代表作《祭侄文稿》是758年時年50歲的顏真卿祭奠侄子顏季明的祭文草稿,全文二十五行,按原帖卷后的題跋所記錄的信息,共234字,另有可辨認的被涂改圈刪的29字,還有被涂掉的5個字不可辨認,總共268字。

正式的祭文應當是用正楷謄錄,在祭奠亡靈時焚化的。在北京天壇、地壇以及孔廟等處,明清時期是皇家祭祀場所,至今都還有專門焚化祭文的燎爐。也正因為《祭侄文稿》是底稿,所以才被保存了下來。《祭侄文稿》在中國書法史上是一幅受到很多名家推崇的行書名作,元代著名書法家鮮于樞在卷后的題跋里就譽之為“天下第二行書”,后來為世人所廣泛承認。

這篇祭文的定稿沒有流傳下來,后人編集的《顏魯公文集》所收《祭侄贈贊善大夫季明文》與墨跡內容完全一致,說明是從墨跡抄錄的,至于篇名不同,那是因為墨跡原作本來也無標題,人們在不同的場合根據自己的理解稱之為《祭侄文稿》或《祭侄贈贊善大夫季明文》,有時也簡稱為“祭侄文”或“祭侄稿”,指的都是同一篇作品。這種同一作品有多種稱呼的情況,在古代書法名作中并不少見,最著名的王羲之《蘭亭序》就有《蘭亭集序》《蘭亭敘》《臨河序》《禊序》《禊帖》等不同的叫法。

祭文的對象是亡靈,因此《祭侄文稿》是以第二人稱語氣來寫的。顏真卿是顏季明的堂叔,季明很年輕就犧牲了,其生平事跡最突出的是安史之亂過程中在平原郡與常山郡之間為顏真卿與其父親顏杲卿兩位太守通風報信擔當信使,后來被俘,被敵人殘暴地斬首,顏杲卿也隨后壯烈殉國。事過兩年,顏真卿在蒲州刺史任上,命另一侄子顏泉明去常山搭救贖回陷在敵境的殉難將士的親友三百余人,并帶回了顏杲卿殘缺了一條腿的遺骸與顏季明的頭顱,依照唐代人的觀念應當歸葬故鄉祖墳,因此,顏真卿要進行祭奠儀式,告知侄子顏泉明的亡靈,同時也祭奠告知顏杲卿的亡靈,還需要暫時停厝在異鄉,等待機會再把棺柩送回長安安葬——次年正月,也即乾元二年(759年),顏杲卿、顏季明遺體得以歸葬萬年縣祖墳,又15年后顏真卿還撰寫了顏杲卿神道碑銘。按照禮儀,顏真卿一定還寫了顏杲卿祭文,遺憾的是這篇祭文墨跡與文本均已佚失。

《祭侄文稿》內容是一篇祭文。中國自古以禮治國,極其重視祭祀。古代的祭祀活動有嚴格的禮儀程序,顏真卿晚年當過多年的朝廷禮儀官,整理編寫有《元陵儀注》(這部書是關于唐代皇帝葬禮規制及過程的唯一正式官方記錄史料),說明他深諳禮學。他又生長在名門世家,有極強的家族宗廟觀念,因此,在告祭侄子顏季明時所寫的《祭侄文稿》,在文體形式上非常典雅,遣詞造句與章法都符合規范,中規中矩。顏真卿后來還寫有一幅《祭伯父稿》,原作亡佚,值得慶幸的是有拓本傳世,也是書法史上的名作,他還有一幅《與郭仆射書》(又名《爭座位帖》,也是原作佚失,只有拓本流傳),《祭伯父稿》《爭座位帖》與《祭侄文稿》合稱為“三稿”,都是行草書,《祭伯父稿》《爭座位帖》篇幅都比《祭侄文稿》長,但是在藝術上卻都不如《祭侄文稿》精彩,可能這其中也有拓本畢竟是轉刻復制品,細節還原效果要打很大折扣的因素。

關于“祭文”的文體特點,明代吳訥的《文章辨體序說》說祭文是“敘其所祭及悼惜之情”“因喪葬而祭親舊,真心實意,溢出言辭之表”。明代徐師曾的《文體明辨序說》的看法是祭文“祭奠親友之辭也。古之祭祀,止于告饗而已。中世以還,兼贊言行,以寓哀傷之意”。現代學者許嘉璐在《古代文體常識》一書里說:“(祭文)是祭祀時拿來宣讀的。本來祭文都是用之于祭奠親友,意在使死者魂魄前來享用祭供。”另一位現代學者陳必祥在《古代散文文體概論》里說,祭文最初在祭祀時要宣讀,希望死者的魂靈能來享用祭品,所以文章開頭是“維年月日,某某某謹以清酌庶羞(即清澈美味的酒食)之奠,祭于死者某某的墓下靈前”之類的格式,文章末尾用“嗚呼哀哉尚饗(即請享用祭品的意思,饗通‘享’)”作結束語。

《祭侄文稿》不愧為古代祭文的樣板范例。原文全文為:

維乾元元年、歲次戊戌、九月庚午朔、三日壬申。第十三(“從父”涂去)叔銀青光祿(脫“大”字)夫使持節蒲州諸軍事、蒲州刺史、上輕車都尉、丹楊縣開國侯真卿,以清酌庶羞祭于亡侄贈贊善大夫季明之靈曰:

惟爾挺生,夙標幼德。宗廟瑚璉,階庭蘭玉(“方憑積善”涂去),每慰人心。方期戩谷,何圖逆賊間釁,稱兵犯順。爾父竭誠(“[~公式~]制”涂去,改“被迫”再涂去),常山作郡。余時受命,亦在平原。仁兄愛我(“恐”涂去),俾爾傳言。爾既歸止,爰開土門。土門既開,兇威大蹙(“賊臣擁眾不救”涂去)。賊臣不(“擁”涂去)救,孤城圍逼。父(“擒”涂去)陷子死,巢傾卵覆。天不悔禍,誰為荼毒?念爾遘殘,百身何贖?嗚呼哀哉!

吾承天澤,移牧(“河東近”涂去)河關。泉明(“爾之”涂去)比者,再陷常山,(“提”涂去)攜爾首櫬,及茲同還(“亦自常山”涂去)。撫念摧切,震悼心顏。方俟遠日,卜爾幽宅(“[~公式~]”涂去)。魂而有知,無嗟久客。嗚呼哀哉尚饗!

篇幅之所以如此簡短,是因為季明一生短暫,沒有更多言行可紀,但是因為季明是家族里優秀的晚輩,年紀輕輕就壯烈殉國,作為堂叔的顏真卿格外沉痛悲憤,言短情長,氣勢磅礴,分量很重。

祭文先交待了季明從小就很出類拔萃,前途無量,家族寄予厚望,然后便重點講述了安史之亂時顏杲卿守常山、自己守平原,顏杲卿派季明到平原當信使,順利完成任務,重挫了安祿山大軍的氣焰,兩郡聯合抵擋安史亂軍,在戰略上成為平叛安史之亂的轉折點,不過畢竟叛軍勢眾,而相關唐軍將領各打算盤坐視不救,致使常山城破,顏杲卿顏季明父子先后捐軀,顏真卿哀傷惋惜至極,恨不能自己替死。后來顏真卿受朝廷派遣到蒲州任刺史,讓泉明到常山找到帶回了季明頭顱,顏真卿悲傷欲絕,追悼的同時,表示一定設法安排歸葬祖墳,希望季明的魂靈有知,不要埋怨不能很快入土為安。

就文章寫作而言,《祭侄文稿》既嚴格遵守傳統祭文的辭語格式,而又不乏個性化的內容,尤其是交待季明犧牲的經過,要言不煩,重點突出。開篇的前六行基本上是通行的規定動作,一路寫下去,蘸了兩次墨,第一行還是比較端正的字態,第二行就放開了,到第三行就飛動起來,看得出顏真卿寫這部分時胸有成竹,不假思索,又是開列自己的職務頭銜,輕車熟路,甚至沒發現脫漏了“銀青光祿大夫”這一官職全稱中的一個“大”字,也可能是另行時未能與上文銜接好,以為前一行寫過了“大”字,這處小漏洞并沒有多大影響。年月日是用乾元年號與傳統的天干地支記時方式,即乾元元年(公元758年)九月三日。

作者在祭文前面開列官職全稱也是當時的禮法所規定的,每一個頭銜都有具體意義,記錄了顏真卿當時的官職、級別與爵位、勛位(顏真卿的不少書法作品都以羅列官職全稱開頭,但是不同時期的官職往往有變化),“銀青光祿大夫”是從三品文官,其職務官位“蒲州刺史”也是從三品,“使持節蒲州諸軍事”說明他還兼有所派駐地方的武職,所以同時又是“上輕車都尉”(這是正四品勛位),他還榮獲“丹楊縣開國侯”從三品的爵位。用今天的話來說,顏真卿作為朝廷從三品大員,身兼蒲州軍政長官,還是侯爵,在唐代社會這些都是光宗耀祖的榮譽,也是在祭文中可以告慰亡靈的重要內容。“丹楊”當時地名就是“丹楊”,不是筆誤,歷史上不少地名在不同時代或時期會發生變化,有時是字形變化,像“丹楊”后來改為“丹陽”,有時是字形字義都變,例如“常山”在現今的河北省正定縣。

顏真卿之所以先寫“從父(也即叔叔)后圈掉改為“第十三叔”,清代人徐乾學在卷后題跋中考證得很清楚:顏真卿與顏杲卿是堂兄弟,顏杲卿本身有親兄弟,也就是季明有“從父”,顏真卿自稱“從父”并不十分妥當,準確地說他是季明的“從從父”,所以改按大排行自稱“第十三叔”,就很得體而且具體,在過去的大家族中,這些稱呼上的講究不是小事,用錯了會被人挑禮。稱季明為“贈贊善大夫”,這是正五品榮譽官職,是顏真卿經過努力向朝廷爭取到,追贈給季明這位在平定安史之亂中的有功之臣與烈士的,季明若地下有靈,對身后能得到這一榮譽官職應當格外感到欣慰。

接下來的三行半概括了季明的情況,雖然詞語典雅,但其實是套話,“方憑積善”(大意是正要憑藉家族根基聲望)四字劃去,夸獎季明有出息,很讓家族為之欣慰,正期待他大展宏圖,遭逢安史之亂暴發。

第十行下半部分“爾父”以下部分是本文修改最多的地方,這里有個特殊史實背景:朝廷任命安祿山為平盧節度使兼范陽節度使、河北采訪使、河東節度使,造反時是河北、遼寧西部、山西等地最高長官,顏杲卿正是其管轄范圍內的下屬官員,顏杲卿在安祿山以“清君側”討伐楊國忠的名義起兵大軍壓境時,因為事先沒有充分的準備,也沒有軍事實力進行有效的抵抗,不得不暫且順從,沒有公開與安祿山對抗,安祿山也讓他繼續留任常山。后來顏真卿首舉義旗,顏氏兄弟暗中通信籌劃好了,顏杲卿才反戈一擊給予安祿山重創。顏真卿是顏杲卿在這一危機重重、艱難困苦、關系到國家存亡的軍事斗爭過程中的戰友,肩負著在顏杲卿犧牲后為之向朝廷申請追贈榮譽的使命,因此,在他先寫了“[~公式~]制”后感到不妥,涂去,改為“被迫”,這兩種說法都更符合歷史事實,但是寫給侄子的祭文,于情理上不宜在言辭上對其父親有所不恭敬,因此改為正面諭揚的詞語“竭誠”,就省略掉了表述起來有點微妙的過程,這顯示了作者推敲斟酌字詞的技巧,以及周全細密的考慮。下文的“孤城圍逼,父”字下面先用的是“擒”(被捕)字,也是出于同樣考慮而改為詞性更中立的“陷”字。后面的“再陷常山,(提)攜”一句,兩個字是同義詞,涉及到烈士的頭顱,“提”字就不如“攜”字莊重。其他幾處修改都是技術性的潤色調整。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0條評論(查看)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游意見

圖說天下
腾讯捕鱼王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