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捕鱼王技巧

美的發現——鄭茂亮根雕藝術淺談

2019-04-15 15:35
來源:江陰日報 作者:曹 鵬字號T|T轉發打印

■鄭茂亮1945年生,籍貫河北省阜平縣,1994年從事根雕藝術創作,根藝美術師,號蒲團上人。

《太行根藝》

近年來我對美的思考比較多。兩年前出版界的朋友點題約我就“什么是美”寫本小冊子,還盛情可感地支付了定金,我想與美結緣總是好事,有機會對藝術以及美感進行全面的梳理與審視,對于個人文化修養來說也應大有益處,所以便簽了合同。我過去涉獵過的文學藝術形式比較龐雜,比較真切地體會到,不論是哪種形式的作品,審美價值規律都是相通的。書法繪畫以及篆刻等美術的核心追求是美,與之相近的雕塑的核心追求也是美。五年前我寫過一篇評介鄭茂亮先生根雕作品的文字,現在回過頭看,里面所探討的話題似乎還不過時,所以略加修改就教于讀者。

對于根雕藝術來說,發現尤為重要。一件根雕作品的誕生,離不開作者獨具慧眼的發現。而對于根雕作品的欣賞者來說,美感也取決于能否有所發現。

法國藝術大師羅丹有一句名言:“對于我們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發現。”(《羅丹論藝術》第62頁人民美術出版社1978年)道盡了藝術創作的奧秘,從事藝術創作者,都應當把這句話當成座右銘,努力提高自己的修養,鍛煉自己的眼力,改進自己的技法——歸根結底,眼力決定一切,只有受過訓練而且具有審美能力的眼睛,才有能力發現生活中的美,而只有發現了生活中的美,才有可能將它表現出來。

根雕美在哪里?回答這個問題,就有必要追溯人類文明的起源。按照通行的人類文明史的分期,有舊石器時代、新石器時代,而如果人類真是由猿進化而來的,那么在山林之上,最早接觸并使用的工具,應當是樹木。依我揣測,在舊石器時代之前,還該有一個木器時代才對,只是由于木器在耐久性上無法與石器、鐵器、青銅器相提并論,傳世的木器文物千年以上的就已經罕見,出土的保存完整而精美的木器文物最早也只到戰國時期(見《中國美術五千年》第6卷工藝美術編下冊第127頁)。由于沒有實物遺存,后來人們編寫《中國工藝美術史》也就往往只能從石器、陶器、牙骨雕刻與青銅器說起,如田自秉所著《中國工藝美術史》就是如此(知識出版社1985年版)。

人類最早接觸并使用的工具應當是木器,而對木頭的加工也就應當是工藝美術最早的萌芽。事實上,從十字架到寶座,從搖籃到棺材,人類文明與木材的親密聯系可以說是無所不在。這是木器與根雕藝術的生命力源泉所在。

人與木的依存關系,在現代社會不再那么明顯,而在中國歷史上,甚至連建筑也以木結構為主(西方古代建筑出于建筑師之手,而中國古代建筑則出于木匠之手)。這種對木頭的先天親近與迷戀,還體現在近來的紅木家具熱、手串熱、麻核桃熱。根雕本質上是樹木受天地蘊育栽培,得日月光華造就而形成的自然之美,美在非人力能及。根雕創作的奧秘就在于從一段根樁發現形象并因勢利導塑造出藝術作品來,這與木雕有著本質區別。

我曾經說過,中國文化的特點之一是“通”,根雕與木器、石雕、奇石甚至壘石假山都有相通之處。傳統的假山壘石植根于賞石藝術,有一成套審美標準,曰“透、漏、瘦、丑”。根雕與奇石同工而異曲,依我淺見,根雕更具生命質感,因為根樁枝干本來就來自于有生命的植物。

根雕在創作手法上還與玉石雕刻(包括刻硯)里的巧雕有相通之處。一件成功的根雕作品的創作過程,正如明代著名學者、藝術家李漁在談論家具設計制作時說過的那樣:“予于此一物也,純用天工,未施人巧,若有鬼物伺乎其中乞靈于我,為開生面者。”(《一家言居室器玩部工段營造錄》第三十二頁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4年版)

根雕作品在形式上屬于雕塑,不過,在性質上又與家具、木器很親近,可以兼具藝術性與實用性。

鄭茂亮先生致力于根雕藝術二十年,這也是根雕藝術在中國遍地開花的二十年。他在浙江養病時偶然“發現”了根雕,從此結緣,其后在云南曲靖工作期間,常常到野外去“尋寶”,物色可以創作根雕的根樁素材。云南是植物王國,大山荒嶺蘊藏著豐富的樹木,對于喜歡根雕或木藝的人來說,這是個得天獨厚的好地方。退休后,他在云南潛心根藝,后來他回到了老家保定市的山區阜平縣,又在巍巍太行山繼續他的發現之旅。與阜平相鄰的曲陽縣素有石雕之鄉的美譽,鄭茂亮先生認真鉆研過曲陽石雕,希望從中找到根雕創作的靈感。

鄭茂亮先生生長在河北,在云南工作到退休,又回到河北從事創作,這種南北結合的經歷體現在他的性格中,既有保定人的忠厚,又有云南人的質樸,不重華飾而有內秀,他的根雕從材質到風格也都是兼具河北與云南的特點。他從事根雕不僅是老有所為、老有所樂,而是以非常嚴肅認真的態度追求藝術創作。我在他的工作室看到堆放得滿滿的半成品與原材料,他與老伴住在工作室,其實就是全職的藝術家。

他在創作的同時,也重視理論思考,一直訂閱一份《文藝報》,我注意到他在城南莊的工作室墻壁上貼著不少《文藝報》,顯然是因為上面有他感興趣的文章或圖片。

鄭茂亮先生告訴我,在鄉下深山住慣了,已經受不了城市的喧囂。每次進城,都很難受,他就喜歡在鄉下與木頭打交道。他對云南出產的各種樹根非常熟悉,對家鄉太行山出產的各種樹根更是了如指掌。他說黑棗木、柿木根雕看上去很好看,但是用不了幾年就會朽掉,這來自他的經驗教訓:前些年曾投入可觀的人力物力挖出一件柿木根,造型稀奇古怪很美,但是完成后沒幾年就朽掉了。

他從事根雕創作,從進山找樹根、動手挖樹根,到醞釀構思、使用刀斧鋸鑿銼加工制作、直至打磨上漆拋光,從頭到尾都親力親為。意大利的米開朗琪羅就是這樣的創作風格。事實上,藝術家在工作中的最佳狀態,就是獨自面對作品,不受外界干擾,專心致志。

就我所見,鄭茂亮的作品能大能小、能工能拙,既有主題鮮明、形象具體的大件力作,可以擺在廳堂陳設,氣場磅礴,足以與石雕、銅像媲美;也有雅致小品,筆筒、鎮紙等書房擺件與把件。其作品隨形就意,而又妙趣橫生,根味十足,雕工老到。他對材質的選擇極嚴苛,對鐘意的素材,長時間端詳構思琢磨,既充分借用樹根原有的造型特點,又能發揮想象力進行大刀闊斧的加工,最后的作品既有天然之趣而同時又巧奪天工。近幾年收藏界流行太行崖柏擺件把件,他利用崖柏樹根的形狀設計加工成筆筒,蒼勁古樸,擺在書桌畫案上,格調不亞于紫檀黃花梨筆筒。

2014年5月底,我去昆明為104歲的袁思齊老人祝壽(老人108歲仙逝),老壽星很高興,我便為鄭茂亮先生求了一幅“太行根藝”墨寶。袁思齊老人也是根雕愛好者,此外還刻銅、刻木、刻竹,晚年尤其喜歡刻制拐杖,老先生年過期頤仍身體健康,執筆作字略無老態,可謂是生命奇跡,我想,除了遺傳基因之外,熱愛藝術,專注于美的發現與創作,大概也是長壽的原因吧。

鄭茂亮先生今年七十四歲了,身強體健,仍然像年輕人一樣有活力,不知疲倦地從事根雕藝術,在藝術創作中自得其樂,不為名利所擾,過著艱苦、辛苦而快樂的日子。我認識的藝術家不可謂少了,論藝術創作態度純正、敬業精神,鄭茂亮先生堪為楷模。

保定市的阜平縣城南莊,是中共中央機關取得全國勝利后由陜北進入華北的第一個駐地,因為遭到國民黨空軍轟炸才遷往平山縣的西柏坡,城南莊的地位、性質與西柏坡很接近,規格頗高的晉察冀邊區革命紀念館就設在城南莊,建于1972年,完整保留著當年晉察冀軍區司令部和毛澤東主席等中央領導同志工作和生活的舊址,從全國各地來此參觀學習的觀眾長年絡繹不絕,這座貧困山區的紀念館有著全國性的號召力與影響。在氣派恢宏的紀念館里,為鄭茂亮開設了個人作品展廳已經很多年,這可能也是國內歷史最久的根雕藝術個人展廳。正是因為有這樣一個可遇不可求的展示平臺,鄭茂亮先生的根雕藝術在阜平深深地扎下了根,同時作品又輻射傳播到全國各地。

鄭茂亮的根雕作品美在哪里?在我看來,美在凝聚了太行山的精氣神。

2014年7月2日寫于北京閑閑堂

2019年4月5日改定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0條評論(查看)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游意見

圖說天下
腾讯捕鱼王技巧